日治時代沒有屈服! 一位美國平信徒獻身宣教 間接催生出台灣早期基督教宗派之一

聖教會90禧年專訪》總會長黃慶隆牧師解密:台灣有聖教會,源自《荒漠甘泉》作者丈夫

2016/08/05 11:31 記者 / 蔡宜倩 台中市報導 7791

台灣聖教會為迎接90禧年,5月自總會長黃慶隆牧師所屬的新竹城市之光聖教會起,傳遞「九十禧慶旗幟」,至中、南、東、北部各教區全台95間會堂,一日交接一間,3個月的時間,連鎖禱告環台相連。

台灣聖教會為迎接90禧年,5月自總會長黃慶隆牧師所屬的新竹城市之光聖教會起,傳遞「九十禧慶旗幟」,至中、南、東、北部各教區全台95間會堂,一日交接一間,3個月的時間,連鎖禱告環台相連。 (照片提供/台灣聖教會總會)

聽到「聖教會」,許多人總以為,這是日治時期從日本基督教宗派傳入台灣至今的一支宗派,歷史悠久。但嚴格來講,並非如此。

這是一個透過宣教建立的宗派。不是國外的大宗派來到台灣設立,而是從一個平信徒奉獻宣教、建立宣教差會而來的宗派。」不同於台灣多數宗派,直接源於歐美西方等國大型教派支持;台灣聖教會現任總會長黃慶隆牧師接受本報專訪時,解開一樁藏了近一世紀、鮮少人知道的事,足以翻轉台灣眾教會對該宗派的普遍認知。

《荒漠甘泉》、考門宣教士、日治時代、中田重治監督,是台灣聖教會今年迎接90禧年的4組重要關鍵字。

原來,風行華人教會界近一世紀,堅固許多受迫信徒的信心、同時在非基督徒間廣為流傳的靈修書籍《荒漠甘泉》,其作者夫婿,間接催生出台灣繼「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後、近百歲的早期基督教宗派之一,令人動容。

更為振奮的是,在那個世界第二次大戰時期,台灣處於「皇民化運動」下,各種宗教被迫屈服於日本神道教的情況中,「台灣聖教會沒有屈服…還是保有我們純正的信仰。」黃慶隆堅定回應。

如同初代教會愈被逼迫,福音反愈興旺;光復初期的聖教會迅速擴展。演變至今滿90週年,黃慶隆勉勵眾教會與信徒,回味當時屬靈前輩寧不屈服、也要為福音付上代價的精神,並效法考門夫婦從職場奉獻宣教的佳美腳蹤,持續將聖潔的福音廣傳、且拓殖教會,勿忘回應大使命的呼召。

平信徒建立了宣教差會 《荒漠甘泉》作者丈夫的佳美腳蹤

遠東宣教會創辦人-查理斯‧考門(Charles Cowman)。

遠東宣教會創辦人-查理斯‧考門(Charles Cowman)。 (照片提供/台南聖教會)

「考門本身是一個平信徒,是電信公司的高層幹部,被神呼召感動後,本來就支持宣教,最後甚至奉獻宣教,來到遠東日本,就設立遠東宣教會。他不斷呼召有宣教異象的人,從美國、美洲、歐洲等地來宣教。」黃慶隆認為,考門夫婦的信心,符合時下推崇的職場宣教精神。

據英文版維基百科指出,《荒漠甘泉》作者考門夫人(Lettie Cowman)的丈夫-查理斯‧考門(Charles Cowman)宣教士,之所以結識中田重治,是他從日本到美國就讀慕迪聖經學院(Moody Bible Institute,MBI)時,在考門所屬衛理宗的教會認識。考門深深被呼召後,來到日本與中田配搭宣教;對日本未得之民的極深負擔,成了「遠東宣教會」的開端。

宣教後期,考門病重,其夫人寫下陪伴服事丈夫養病,經歷神的心路歷程,即為《荒漠甘泉》。20世紀初出版後,風行華人當代教會界,成為受迫信徒得激勵的信心基石,更在非基督徒當中廣為流傳,也獲前總統蔣中正生前喜愛。

中田重治開拓第一間聖教會:台北聖教會 台灣人的教會始於台南

第一間屬台灣人的西港聖教會(左)、光復後火熱帶領聖教會福音事工的台南聖教會現今外觀(右)。

第一間屬台灣人的西港聖教會(左)、光復後火熱帶領聖教會福音事工的台南聖教會現今外觀(右)。 (照片提供/台灣聖教會總會台南聖教會)

「1926年,日本聖教會(原稱「日本聖潔會」)由他們當時候的領袖-中田牧師,帶著異象來到台灣。」日本聖教會由遠東宣教會開拓後不久,相關牧者與信徒有志往亞洲各國宣教。這年,中田重治代表的遠東宣教會,在日本治台時期,與安部籐夫牧師隨之來台。

「(中田重治)就進到台北,開拓台北城的教會。」黃慶隆坦言,「剛進來台灣時的聖教會,是屬於日本人為主的聖教會。」這一年,聖教會在台灣落地的第一間教會,是台北聖教會,安部籐夫也成為該間教會首任牧師。

儘管該宗派首間教會屬日本信徒聚會的會堂,卻是透過一名國外平信徒建立的宣教差會,透過第三地繼之而起,將福音傳遞來台,成為該宗派在台灣落地的首航站。

「我查出來,內部有人說,那(台北聖教會當初)是日本人的聖教會。其實有人說,真正屬於台灣人的(第一間聖教會),是1928年台南的西港聖教會。」同年,畢業於由考門和中田啟動的「日本東京聖經學院」後,台南聖教會現任主任牧師高敏智祖父-高進元牧師負笈歸國,開設「台南聖潔教會祈禱殿」。

「西港(聖教會)就在西港鄉,南聖就在台南市,他們都是1928那一年設立的。」台灣聖教會總會官網資料顯示,西港聖教會在當年4月29日成立。接著,台南聖教會史料指出,當年高進元在台南市永樂町店面開設的祈禱殿,始於7月29日。

皇民化時期被迫關閉三年 整個聖教會潛伏下來

(左上)中田重治監督、(上排中)高進元牧師、(右上)高敏智牧師、(左下)1928年台南市永樂町祈禱殿、(右下)在中田家舉辦為台灣禱告會。

(左上)中田重治監督、(上排中)高進元牧師、(右上)高敏智牧師、(左下)1928年台南市永樂町祈禱殿、(右下)在中田家舉辦為台灣禱告會。 (照片提供/台南聖教會)

然而,考門宣教士在日所設立的「遠東宣教會」,其下日籍宣教士、台籍牧者傳道前仆後繼來台,看似正為大展福音鴻圖的風光開端,不料卻在10多年後,迅速風雲變色。

「那時候可以說是處於一個黑暗期…當然對宣教、牧者的服事、傳福音等各方面,都有很大的壓制跟困難,甚至有一些艱難的事情。」黃慶隆委婉道。

一九四三年四月十一日禮拜日,由於大部份會友還不知道教會曾於四月八日奉令關閉,仍然前來聚會,當我宣佈這個消息以後恍若晴天霹雷,大家禁不住痛哭流淚,會堂內滿地都是悲憤的淚水,眾信徒惶惶不知所從,散會後仍遲遲不願離去…

這是台灣聖教會總會資料顯示,時任台南聖教會牧師高進元所著《台南聖教會開拓史》,描述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治時代的台灣聖教會處於「皇民化運動」氛圍,面臨各種宗教被迫屈服在日本神道教勢力的境況。

台南聖教會史料也記載著:「1943年4月8日台南聖教會因不認日本天皇為現人神,遭日本政府關閉,禁止聚會達三年之久。」這日,教會遭下令關閉,一切傳道活動被禁止,彷彿進入黑暗期。

即便如此,這段黑暗時期卻成了如保羅不以性命為念傳道的可泣足跡。「其實沒有,台灣聖教會沒有屈服。我們寧可就是被停止、被秘密警察監控、被怎樣…,還是保有我們純正的信仰。連連提說兩次「沒有」,黃慶隆堅定回應。

許多來台日本宣教士遭其政府逮捕監禁。在台的聖教會被控的其中一項罪名,為其信徒過分關心猶太人;這是由於與日本同屬軸心國的德國,極端逼迫猶太民族。

當時,日本警察逼迫台南聖教會交出信徒名冊及相關資料,但高進元抗拒不屈,表明願一人承擔責任,而後該教會被徵收用為「雜貨配銷所」為時3年。而西港聖教會王錦源牧師同樣為日本警察騷擾;台北的大稻埕聖教會被搜查;新竹也有信徒遭恐嚇…

當時候這個影響對台灣聖教會,整個信仰、聚會就好像潛伏下來…」黃慶隆形容。

短暫黑暗期 帶出光復初期的聖教會:火熱復活

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哥林多後書4章17節

這段黑暗期,其實帶出影響力。經過這一些堅持、忍耐,在光復之後,是非常火熱的教會,以四重福音-重生、成聖、神醫、再臨,廣傳福音。

脫離日本統治的聖教會,迅速擴張與發展。「光復之後,整個聖教會又復活了。」黃慶隆表示,光復初期全台設立約2、30間聖教會,如高雄、桃園、台中等大城市均有其宗派據點。

「當時候的聖教會非常火熱傳福音,」甚至促使不同宗派信徒一同與聖教會服事,讓福音燒得更旺。

「世界聖教會聯盟」連結各國聖教會 黃慶隆勉:迎90禧年勿忘大使命

遠東宣教會改名為「國際宣教會」後,仍持續在各洲未得之民所在撒下福音種子,包含海地、印度、非洲等國。

遠東宣教會改名為「國際宣教會」後,仍持續在各洲未得之民所在撒下福音種子,包含海地、印度、非洲等國。 (照片來源/OMS)

而其實,在「遠東宣教會」自日本將其「聖潔福音」帶入台灣之前,已依序至韓國、巴西、大陸等地傳道。台灣屆滿90年有98間會堂、日本逾160間、韓國則有超過4,000間;東南亞宣教事工也同樣踴躍,特別是印度擁有幾千間教會。

遠東宣教會」不但把福音帶來遠東,也傳至近東的亞洲、及其發源地美國以下的南美洲,而後改名為「國際宣教會」(Oriental Missionary Society,OMS)。

現今因該宣教差會連結密切的亞洲各國,以日、韓、台為首成立「世界聖教會聯盟」,擁有10多個會員成員國與單位;議長國三年一任由前述三國輪值,第20屆世盟議長國為台灣聖教會,現任總會長黃慶隆牧師同年接任。國際宣教會也成為其會員成員之一。

明(6)日將在台中東海大學登場的「台灣聖教會九十禧慶感恩禮拜」,將邀請日本、韓國、OMS(國際宣教會)、印尼的聖教會代表與會出席,歡慶這值得紀念的一刻。

「我們聖教會的系統,不是大的宗派來到這裡設立,是一個平信徒建立的宣教團體所設立的。」不同於台灣多數宗派,直接源於歐美西方等國大型教派;台灣聖教會是由一名在電信業職場有所成就的平信徒,獻身宣教呼召,間接催生而出的宗派。

耐人尋味的是,《荒漠甘泉》作者的丈夫,是否曾來台宣教?黃慶隆回答:「考門沒有一起(和中田)來台灣,因為他(負擔)停留在日本…但那些因他來歸主或被呼召的宣教士,繼續往亞洲各地去。」

逢90週年,名列2013年台灣教勢報告人數第七大宗派,黃慶隆勉勵,效法當初被呼召的一名考門,與其妻子如同落在地裡的一粒麥子,至今其差會過了一世紀仍在中南美和非洲等地興旺福音的佳美足跡;同時勿忘日治時期的屬靈先輩不屈於逼迫、也盼為主付上代價的精神,持續拓殖教會,回應大使命的呼召。

2年前,世界聖教會聯盟第20屆議長國交接給台灣情形(中)。日本(左上)、韓國(右上)、OMS(左下)、印尼(右下),今年也將派代表與會「台灣聖教會九十禧慶感恩禮拜」。

2年前,世界聖教會聯盟第20屆議長國交接給台灣情形(中)。日本(左上)、韓國(右上)、OMS(左下)、印尼(右下),今年也將派代表與會「台灣聖教會九十禧慶感恩禮拜」。 (照片提供/台灣聖教會總會)

台灣聖教會在90禧年的時刻,未來要更積極拓殖教會,廣傳福音,拓殖教會!

一切的慶祝、 紀念,都是要往這個目標,才能夠回應神的呼召、祝福和大使命。

一定要回應大使命-這個真正的目標,你再熱鬧的慶祝就是要回應大使命。

-台灣聖教會第28屆總會長黃慶隆牧師

「一切的慶祝、紀念,都是要回應大使命。」黃慶隆說。

「一切的慶祝、紀念,都是要回應大使命。」黃慶隆說。 (照片提供/台灣聖教會總會)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