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我的抗憂鬱劑

2014/11/19 16:18 作者 / 施以諾 報導 3095

如果提到「盲人」二字,您會聯想到什麼形容詞?可憐的?悲悽的?需要受人幫助的?這些都可能是一般人對盲人同胞的既有印象。

然而,19世紀有一位名為芬尼(Fanny Crosby)的盲人,她的生命很不一樣,她所活出的生命不但一點都不悲悽,甚至還幫助了許多心裡愁苦的人們!

芬尼出生6周時,即因醫師的過失而導致失明,她的祖母是一位非常虔誠的信徒,從小常把她這個盲眼小女孩,抱在膝上講聖經的故事給她聽,並帶著她禱告。

因著信仰的關係,芬尼即便眼盲,卻能活出喜樂的生命,這樣的生命力,大大感動了許多眼明的人,讓人為之動容。她還有寫詩的天份,所寫過的詩歌不計其數,超過9千首,許多都是今天教會常用的名曲。

其中,有首詩歌叫〈有福的確據〉,這位理應怨天尤人的盲人竟這樣寫道:
「有福的確據,耶穌屬我,我今得先嘗主榮耀喜樂!…
完全的順服,快樂無比,有福的異象,顯在我心裡,
…這是我信息,我的詩歌,讚美我救主,晝夜唱和。」

      一首富有生命力的詩歌,即便曲調簡單,往往也能引起聽者的共鳴。

這首〈有福的確據〉是我從小就很喜歡聽的詩歌,作者芬尼活了95歲才離開這個世界,她的墓碑上除了名字以外,還刻著:「有福的確據,耶穌屬我(Blessed assurance, Jesus is mine.)」她所留下的生命見證與詩歌,仍繼續感動21世紀的人們。想一想,如果一個「盲人」都能活得如此喜樂且正向,那麼我們這些眼明的人,又怎麼好意思再活得哀聲嘆氣呢?

有人說,一首歌能否感動人心,最重要的是作者的創作動機與創作心境,再華麗的編曲,若非出於發自內心的感動,並不見得能觸動人的心弦;一首富有生命力的詩歌,即便曲調簡單,卻往往也能引起聽者的共鳴。

我是一個精神科的職能治療師,我的專任工作是在大學醫學院教書。或許是我們這種臉圓圓的人笑起來都比較有喜感,總會有大學生或病人問我說:「施老師,你是不是都不會生氣?」、「你是不是都不會難過?」

其實,我也常會有氣急與憂愁的時候,只不過很幸運的,我的信仰常能大大縮短心情處在低谷的時間。其中,「詩歌」常是我在憂煩時的療癒品。

我常半開玩笑說:詩歌,是我自己開給我自己的「抗憂鬱劑」。

親愛的朋友,下次當您心情愁煩時,不妨也試試「詩歌」這種具有內在療癒力的「抗憂鬱劑」,例如像〈有福的確據〉這樣的詩歌,並想想盲人作者芬尼(Fanny Crosby)的生命見證,必能讓您倍受激勵!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