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神職人員祝福禱告 張以諾:族群對立的高牆要倒塌

歷史時刻! 遲來400年的道歉 原住民族代表:期盼政府用天父的愛,來對待原住民

2016/08/01 18:19 記者 / 莊堯亭 台北市報導 12143

今(1)日上午,總統府前面聚集眾多原住民族代表,並被以「元首級」規格接待進府。

今(1)日上午,總統府前面聚集眾多原住民族代表,並被以「元首級」規格接待進府。 (照片來源/影片擷取)

「為著過去種種,讓族人遭受其他族群無法體會的傷害與歧視,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人道歉!我不敢期待各位現在就原諒,但是我請各位保持希望。現在只是一個開始,這個國家要走向和解。」總統蔡英文說。

今(1)日上午9時半,各原住民代表和各國駐台使節,齊聚總統府,參加台灣政府對原住民族的道歉儀式。

總統蔡英文發表長約3千字演說,連提17次道歉,強調原住民族與國家的對等關係。這無疑是歷史性的一刻,蔡英文表示,正式道歉是為讓原住民知道-尊重其為此塊土地原本的主人,落實轉型正義。

此舉象徵政府終正視過往對原住民的剝削與不公,盼帶出更大和解力量。原住民族代表說:「從來沒有一個總統願意跟我們道歉,期盼政府用天父的愛,來對待原住民,為國家帶來愛與和諧。」

蔡英文(左二)與每位原住民族代表握手。

蔡英文(左二)與每位原住民族代表握手。 (照片來源/影片擷取)

400多年,漢人還未來台前,台灣早已有族群存在。他們原本過著自己的生活,卻被迫遭趕離家園、改變生活方式。原住民族長期遭受痛苦和不公平對待,直到今日,終於得到政府正式道歉。蔡英文沉重說,「他們在最熟悉的土地上流離失所,被排斥,成為邊緣。」

「一個族群的成功,很有可能是建立在其他族群的苦難之上。」蔡英文也提到,國家政府必須為這段過去「真誠反省」、落實「轉型正義」-調查、公開真相,針對過去的錯誤做出補償。
 

道歉聲明以先 6神職人員祈福禱告 盼:族群對立的高牆要倒塌

在發表道歉聲明以先,由6位神職人員-張以諾牧師、星‧歐拉姆牧師、李明福牧師、拉娃告‧拉歌拉格牧師、杜勇雄以及林國璋神父,帶領全場禱告。

張以諾高舉雙手禱告:「這是台灣歷史的一刻…族群對立的高牆要倒塌、冷漠的高牆要倒塌。」並引用〈哥林多後書〉5章17節,相信「舊事已過,一切都要變成新的。」蔡英文亦表示,儘管一篇道歉文稿難弭平400多年的傷害與不公,卻是「邁向和解的開始」。

將滿81歲的雅美族的夏本‧嘎那恩長老,以原住民族代表回應,「從沒有一個總統願意跟我們道歉。」這是轉型正義的第一步,許多原住民族人的痛至今仍未得安慰、損失仍未得到補償。「很多原住民族是信奉基督教和天主教,我希望政府也能夠秉持天父的愛,來對待原住民族。今天是和解的開始,讓大家彼此相愛,彼此幫助。」
 

張以諾禱告:「台灣要榮耀起行,不要有族群對立,不要再有族群關係的撕裂,不要再有欺壓、傷害。台灣要充滿祢的公義、祢的和平和祢的愛。」

張以諾禱告:「台灣要榮耀起行,不要有族群對立,不要再有族群關係的撕裂,不要再有欺壓、傷害。台灣要充滿祢的公義、祢的和平和祢的愛。」 (照片來源/影片擷取)

在張以諾的禱告中,提到「唯有上帝的愛可以創造奇蹟。」只有上帝的愛,才能真正為國家落實轉型正義。

在張以諾的禱告中,提到「唯有上帝的愛可以創造奇蹟。」只有上帝的愛,才能真正為國家落實轉型正義。 (照片來源/影片擷取)

從轉型正義到「饒恕正義」 「神的兒女要用天父的愛來饒恕」

同為原住民的「Arise台東興起教會」高永旭傳道分享,馬太福音第六章說道「你們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的過犯。」饒恕對國家很重要,真正的饒恕,能讓台灣得到祝福。當許多人要推動轉型正義,其實高永旭期盼的更是「饒恕正義」,「總統講得很好,這是一個開始,更希望可以真正在靈裡做到饒恕、原諒和接納。」

他坦承,饒恕真的很不容易,原住民族無故被傷害、被剝奪的痛,沒經過的人很難體會。「若沒有信仰,哪來饒恕?談何容易!」然而,許多教會牧者開始規劃接下來與原住民和解有關的活動,盼望在禱告中,「台灣的屬靈空氣能進到另一個季節…因為彼此和好。」高永旭說。

非基督徒可能會覺得接受道歉、必須要有條件,「但神的兒女要用天父的愛來饒恕。」高永旭深深盼望,每個原住民家人都能夠在愛裡接納彼此。
 

蔡英文宣布,將成立「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與各原住民族一同追求歷史正義。

蔡英文宣布,將成立「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與各原住民族一同追求歷史正義。 (照片來源/影片擷取)

「我代表政府向全體原住民族致上最深的歉意」。蔡英文於儀式一開始,便如此表示,並清楚解釋「需要道歉」的原因。

「我代表政府向全體原住民族致上最深的歉意」。蔡英文於儀式一開始,便如此表示,並清楚解釋「需要道歉」的原因。 (照片來源/影片擷取)

【總統道歉全文】

二十二年前的今天,我們憲法增修條文裡的「山胞」正式正名為「原住民」。這個正名,不僅去除了長期以來帶有歧視的稱呼,更突顯了原住民族是台灣「原來的主人」的地位。

站在這個基礎上,今天,我們要更往前踏出一步。我要代表政府,向全體原住民族,致上我們最深的歉意。對於過去四百年來,各位承受的苦痛和不公平待遇,我代表政府,向各位道歉。

我相信,一直到今天,在我們生活周遭裡,還是有一些人認為不需要道歉。而這個,就是今天我需要代表政府道歉的最重要原因。把過去的種種不公平視為理所當然,或者,把過去其他族群的苦痛,視為人類發展的必然結果,這是我今天站在這裡,企圖要改變和扭轉的第一個觀念。

讓我用很簡單的語言,來表達為什麼要向原住民族道歉的原因。台灣這塊土地,四百年前早有人居住。這些人原本過著自己的生活,有著自己的語言、文化、習俗、生活領域。接著,在未經他們同意之下,這塊土地上來了另外一群人。

歷史的發展是,後來的這一群人,剝奪了原先這一群人的一切。讓他們在最熟悉的土地上流離失所,成為異鄉人,成為非主流,成為邊緣。

一個族群的成功,很有可能是建立在其他族群的苦難之上。除非我們不宣稱自己是一個公義的國家,否則這一段歷史必須正視,真相必須說出來。然後,最重要的,政府必須為這段過去真誠反省,這就是我今天站在這裡的原因。

有一本書叫做「台灣通史」。它的序言的第一段提到:「台灣固無史也。荷人啟之,鄭氏作之,清代營之。」。這就是典型的漢人史觀。原住民族,早在幾千年前,就在這塊土地上,有豐富的文化和智慧,代代相傳。不過,我們只會用強勢族群的角度來書寫歷史,為此,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荷蘭及鄭成功政權對平埔族群的屠殺和經濟剝削,清朝時代重大的流血衝突及鎮壓,日本統治時期全面而深入的理番政策,一直到戰後中華民國政府施行的山地平地化政策。四百年來,每一個曾經來到台灣的政權,透過武力征伐、土地掠奪,強烈侵害了原住民族既有的權利。為此,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原住民族依傳統慣習維繫部落的秩序,並以傳統智慧維繫生態的平衡。但是,在現代國家體制建立的過程中,原住民族對自身事務失去自決、自治的權利。傳統社會組織瓦解,民族集體權利也不被承認。為此,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原住民族本來有他們的母語,歷經日本時代的同化和皇民化政策,以及1945年之後,政府禁止說族語,導致原住民族語言嚴重流失。絕大多數的平埔族語言已經消失。歷來的政府,對原住民族傳統文化的維護不夠積極,為此,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當年,政府在雅美族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將核廢料存置在蘭嶼。蘭嶼的族人承受核廢料的傷害。為此,我要代表政府向雅美族人道歉。

自外來者進入台灣以來,居住在西部平原的平埔族群首當其衝。歷來統治者消除平埔族群個人及民族身分,為此,我代表政府,向平埔族群道歉。

民主轉型後,國家曾經回應原住民族運動的訴求。政府做過一些承諾、也做過一些努力。我們有相當進步的「原住民族基本法」,不過,這部法律,並沒有獲得政府機關的普遍重視。我們做得不夠快、不夠全面、不夠完善。為此,我要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台灣號稱「多元文化」的社會。但是,一直到今天,原住民族在健康、教育、經濟生活、政治參與等許多層面的指標,仍然跟非原住民存在著落差。同時,對原住民族的刻板印象、甚至是歧視,仍然沒有消失。政府做得不夠多,讓原住民族承受了一些其他族群沒有經歷過、感受過的痛苦和挫折。為此,我要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我們不夠努力,而且世世代代,都未能及早發現我們不夠努力,才會讓各位身上的苦,一直持續到今天。真的很抱歉。

今天的道歉,雖然遲到了非常久,卻是一個開始。我不期望四百年來原住民族承受的苦難傷害,會只因為一篇文稿、一句道歉而弭平。但是,我由衷地期待,今天的道歉,是這個國家內部所有人邁向和解的開始。

請容我用一個原住民族的智慧,來說明今天的場合。在泰雅族的語言裡,「真相」,叫做 Balay。而「和解」叫做Sbalay,也就是在Balay之前加一個S的音。真相與和解,其實是兩個相關的概念。換句話說,真正的和解,只有透過誠懇面對真相,才有可能達成。

在原住民族的文化裡,當有人得罪了部落裡的其他人,有意想要和解的時候,長老會把加害者和被害者,都聚在一起。聚在一起,不是直接道歉,而是每個人都坦誠地,講出自己的心路歷程。這個說出真相的過程結束之後,長老會要大家一起喝一杯,讓過去的,真的過去。這就是Sbalay。

我期待今天這個場合,就是一個政府和原住民族之間的Sbalay。我把過去的錯誤,過去的真相,竭盡所能、毫無保留地講出來。等一下,原住民族的朋友,也會說出想法。我不敢要求各位現在就原諒,但是,我懇請大家保持希望,過去的錯誤絕不會重複,這個國家,有朝一日,可以真正走向和解。

今天只是一個開始,會不會和解的責任,不在原住民族及平埔族群身上,而在政府身上。我知道,光是口頭的道歉是不夠的,政府從現在開始,為原住民族所做的一切,將是這個國家是否真正能夠和解的關鍵。

我要在此正式宣布,總統府將設置「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我會以國家元首的身分,親自擔任召集人,與各族代表共同追求歷史正義,也會對等地協商這個國家往後的政策方向。

我要強調,總統府的委員會,最高度重視的,是國家和原住民族的對等關係。各族代表的產生,包括平埔族群,都會以民族和部落的共識為基礎。這個機制,將會是一個原住民族集體決策的機制,可以把族人的心聲真正傳達出來。

另外,我也會要求行政院定期召開「原住民族基本法推動會」。委員會中所形成的政策共識,未來的政府,會在院的層級,來協調及處理相關事務。這些事務包括歷史記憶的追尋、原住民族自治的推動、經濟的公平發展、教育與文化的傳承、健康的保障,以及都市族人權益的維護等等。

對於現代法律與原住民族傳統文化,有些格格不入的地方,我們要建立具有文化敏感度的「原住民族法律服務中心」,透過制度化的設計,來緩和原住民族傳統慣習和現行國家法律規範之間,日益頻繁的衝突。

我會要求相關部門,立刻著手整理,原住民族因為傳統習俗,在傳統領域內,基於非交易的需要,狩獵非保育類動物,而遭受起訴與判刑的案例。針對這些案例,我們來研議解決的方案。

我也會要求相關部門,針對核廢料儲存在蘭嶼的相關決策經過,提出真相調查報告。在核廢料尚未最終處置之前,給予雅美族人適當的補償。

同時,在尊重平埔族群的自我認同、承認身分的原則下,我們將會在九月三十日之前,檢討相關法規,讓平埔族身分得到應有的權利和地位。

今年的十一月一日,我們會開始劃設、公告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部落公法人的制度,我們已經推動上路,未來,原住民族自治的理想,將會一步一步落實。我們會加快腳步,將原住民族最重視的「原住民族自治法」、「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等法案,送請立法院審議。

今天下午,我們就要召開全國原住民族行政會議。在會議中,政府會有更多政策的說明。以後每一年的八月一日,行政院都會向全國人民報告原住民族歷史正義及轉型正義的執行進度。落實原住民族基本法,達成原住民族的歷史正義,並建立原住民族的自治基礎,就是政府原住民族政策上的三大目標。

我要邀請在場的、在電視及網路轉播前的全體原住民族朋友們,一起來當見證人。我邀請大家來監督,而不是來背書。請族人朋友們用力鞭策、指教,讓政府實現承諾,真正改進過往的錯誤。

我感謝所有的原住民族朋友,是你們提醒了這個國家的所有人,腳踏的土地,以及古老的傳統,有著無可取代的價值。這些價值,應該給予它尊嚴。

未來,我們會透過政策的推動,讓下一代的族人、讓世世代代的族人,以及台灣這塊土地上所有族群,都不會再失語,不會再失去記憶,更不會再與自己的文化傳統疏離,不會繼續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浪。

我請求整個社會一起努力,認識我們的歷史,認識我們的土地,也認識我們不同族群的文化。走向和解,走向共存和共榮,走向台灣新的未來。

我請求所有國人,藉著今天的機會,一起努力來打造一個正義的國家,一個真正多元而平等的國家。

謝謝大家。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