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雷根總統的醫生 在最巔峰時返台 做在最小弟兄身上

2015/06/22 20:09 記者 / 林純如 報導 27326

22年前,我是欠台灣人的情而來,現在我是欠兒孫們的情而去!人生就像飛雁,我將飛回去了。 -門諾醫院總執行長黃勝雄

因為一句「去美國很近,來花蓮很遠」,享譽美國醫界的黃勝雄醫師毅然在22年前回台接掌門諾醫院。第一個10年,他承先啟後門諾院區的擴建、強化在地醫療服務;第二個10年,將醫療服務擴大至社區,長期照顧弱勢。

將美好的中年時光,奉獻給醫療資源貧瘠的花蓮,而今,黃勝雄將在6月底退休返美。如同他說的,「傳福音很多種,有用手做、有用口講,我沒有那用口講的天份,所以我用手做。」黃勝雄用行動做在最小的弟兄身上,活出基督生命的典範。

曾是雷根總統的醫生 回報台灣恩情毅然回台

在門諾服務22載,黃勝雄將於今年6月底退休返美。

在門諾服務22載,黃勝雄將於今年6月底退休返美。 (照片提供/門諾醫院)

因為家庭背景和受到史懷哲的感召,學生時代的黃勝雄選擇從醫,自台北醫學院醫學系畢業後,前往美國深造,成為優秀的神經外科醫師。1980年代,他已是「醫生的醫生」,更是雷根總統醫療小組的成員。

那時,黃勝雄的聲望及收入都達到顛峰,但每年仍撥出一個月的休假時間,前往海外醫療宣教,門諾醫院便是其中一站。6年後,因為當時門諾院長薄柔纜(Roland P. Brown)感慨台灣許多醫師「去美國很近,來花蓮很遠」,意即很多醫生寧願千里迢迢的遠赴美國從業,也不願來到台灣後山救命 。

這個登高一呼,撼動了黃勝雄。一直對於自己並非出身富裕家庭,卻在求學路上得到良好教育資源,甚至有幸出國留學,深深感恩台灣。為了回報台灣的「哺育」恩情,黃勝雄放下美國的一切,和妻子返台,接下門諾院長的棒子。

坦承「後悔過」 難以忘懷全台民眾支持門諾

曾有3年時間沒有住院醫師,黃勝雄24小時都在待命狀態。

曾有3年時間沒有住院醫師,黃勝雄24小時都在待命狀態。 (照片提供/門諾醫院)

回台後,面對種種資源缺乏的挑戰,黃勝雄坦承「當然後悔過」。美國的設備都是最頂尖,與花蓮落差很大,但他相信:「對於基督徒的生命來講,留下來對我是有意義的。」

陪門諾走過10年,原本打算在65歲退休,但將院長交棒後,又掌舵門諾基金會,繼續照顧偏鄉、弱勢民眾。基於「恩典和呼召」,他走完這條事奉路。

事實上,門諾會在台灣規模不大,能給予門諾醫院的支持不多。在募款過程,除曾接受過門諾醫療的民眾回饋,從教會以至於全台民眾,都支持門諾醫院。「今天的門諾有這樣子(貢獻),不是教會的捐獻,是『全民』的捐獻;不是美國來的錢,是『台灣人』的錢。」黃勝雄深深感恩台灣民眾的熱情。

喜愛藝術音樂的他,更開啟花蓮的藝文活動風氣。剛回台時,為了欣賞音樂會,黃勝雄會搭機飛往台北,到國家音樂廳,隔天再回花蓮,但覺得「長久下去不太對」,於是創辦合唱團、音樂會、太魯閣峽谷音樂節,想到花蓮是石頭的故鄉,也舉行國際戶外石雕比賽。

「這是上帝國的事」 盼更多關注偏鄉醫療制度

黃勝雄分享花蓮偏鄉的醫療資源缺乏狀況,值得社會一同關注。

黃勝雄分享花蓮偏鄉的醫療資源缺乏狀況,值得社會一同關注。 (照片提供/門諾醫院)

談及將要離開門諾,黃勝雄盼望承接的弟兄們,繼續彰顯神的愛,不要向商業化靠攏,而是堅持把愛心和品質做好。「這不是我的事情,這是上帝國的事情!」

對於偏鄉醫療,黃勝雄更呼籲民眾一同關心。他談到,健保的總額預算是按各區人口數分配,花東只佔全部預算的2%。而地廣人稀的花蓮,在就醫上相當不便,出門看病,多需花錢搭計程車。

健保的IDS計畫(山地離島地區醫療給付效益提昇計畫),也僅有涵蓋山地和離島地區,花蓮部分平地行政區不在其範圍內。黃勝雄認為,偏鄉的健保預算,應將就醫的可近性考慮其中,計算患者從家裡出發開始,需耗費多少資源。

另一個花蓮的醫療資源狀況,是歷史的包袱。光復以後,全台各地精神病患多被送往花蓮玉里,當地2家醫院中就有5千多位住院的精神患者。但這些患者也被算在2%的預算內,理論上應該要另外規畫特別的預算。

22年沒日沒夜的忙碌 感謝神身體仍硬朗

22年來在門諾常是忙到三更半夜,隔天一早又出現在醫院的黃勝雄,再過3年就要80歲,身體仍相當硬朗。「神讓我身體很健康,77歲頭腦還不錯,記憶還很好,體力還不錯,我很感恩!」回到美國後,黃勝雄計畫會在醫學院裡繼續幫忙,或是前往教會做見證,若健康狀況許可,仍會投入偏遠地區的醫療工作。

彌迦書6章8節「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這是我現在的心情,我們應該要用憐憫的心,與主同行。這是很多基督徒都應該有的。 -黃勝雄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