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印記》全身50%三度灼傷、昏迷數日 痛不欲生的經歷,成為他如今的「恩典記號」

2017/09/18 22:04 記者 / 吳書翔 台北市報導 39391

廖千輔在醫護人員陪伴下,度過23歲生日。

廖千輔在醫護人員陪伴下,度過23歲生日。 (照片提供/廖千輔)

「那一夜,現場陷入一片火海,只能用人間煉獄形容……」2015年6月27日晚間,八仙樂園的塵爆意外帶走15條年輕生命、造成484人重傷。

當時,廖千輔剛從大學畢業,平常鮮少參加派對的他,萬萬沒想到因著朋友邀約,會對自己的人生帶來這麼大的改變……

「那時候(塵爆當下),我站在第一排,突然就聽到像卡式爐點燃的聲音,下一秒就發現自己身陷在橘黃的火場裡面。」

爆炸當下站在第一排的廖千輔,被嚇到愣住了,不知道該何去何從。從小喜歡看各類科學節目的他,當下突然想起,當「閃燃」發生時要閉氣,避免吸入性灼傷;同時,腦中有個聲音告訴他:「往右後方跑!」因此保住性命。

「那時候火燒起來,我就邊跑邊認罪,因為我覺得我可能會死在這。」覺得自己可能命喪火場,因此一邊奔離,一邊求神饒恕他一生犯的罪。

拼了命逃出火海,才驚覺自己被大火燒的體無完膚,「整層皮從肩膀捲到指甲,肉都被燒成白色了。」只能痛苦躺在地上,「有個外國人看著我,一直掉眼淚,對我說:『God bless you(願上帝祝福你)。』」

(編按:「閃燃」現象一般發生在起火的密閉空間,因現場積聚大量可燃物質,令溫度持續上升至超過攝氏500度時,火場會在1-2秒間因場內所有可燃物體被高溫點燃自動燃燒而全場起火,變成一片火海,極為致命。資料參考自維基百科。)

當時舞台西側粉塵突然起火,火勢瞬間蔓延至整個表演場地。由於事發突然,舞台周圍的遊客起初誤認為是聲光效果,逃離不及。

當時舞台西側粉塵突然起火,火勢瞬間蔓延至整個表演場地。由於事發突然,舞台周圍的遊客起初誤認為是聲光效果,逃離不及。 (照片來源/Youtube影片擷取-陳梃斌)

等待一陣子,終於有些救生員利用8字型的游泳圈,將傷患放在漂漂河中浸泡,以讓傷口降溫。「浸泡到漂漂河中,真的舒緩了很多,但當時的漂漂河裡面,已經不知道是血還是水了。」當救護人員趕到現場,隨即命令救生員盡快將傷者抬出,以避免細菌感染。

這時,有救護人員準備將廖千輔送上救護車,他看到躺在一旁的傷患似乎傷勢更重,便要求救護人員:「你先救他!」此舉被各大媒體報導,大讚廖千輔的愛心。

當時受訪的廖千輔母親說:「他都一直把救護車讓給別人,說別人比較嚴重、別人怎樣,一直讓別人上車,」廖媽媽接著說:「我很捨不得,因為這是性命相關的事,但後來我想,上帝都有最好的安排。」

數度經歷急難中的拯救 「上帝定意要救我!」

「當下我只是覺得有人比我傷得更重,卻沒有想到讓出了這個機會後,就都沒人來救我了。」

讓出醫療資源的廖千輔,只能請陌生人協助打電話給父母。他告訴父親自己在八仙樂園,等不到救護車,想不到當下父母剛好在淡水。「我爸爸媽媽從結婚到現在,去淡水不超過5次,我真的覺得是上帝定意要救我!

原來,當天廖媽媽熱心答應送學生回家,學生家就在淡水。一路上他們就看到許多救護車,突然接到兒子的電話,立刻隨著救護車開到八仙樂園。

「怎麼會這樣?」廖爸爸看到重傷的廖千輔躺在地上,又沒有醫護人員進行救治,「沒關係,爸爸把你救出去。」

當晚八點多爆炸,直到凌晨兩點,廖千輔才被送至中興醫院。當時,他不斷發冷且手腳發麻,剛好有一位母親的學生具護理背景,告訴他手腳發麻有可能是「腔室症候群」的症狀,若延誤處理,輕則組織孿縮,重則截肢、甚至喪命。

身為獨子的廖千輔,從小到大都和父母關係親密,一家三口和樂融融。

身為獨子的廖千輔,從小到大都和父母關係親密,一家三口和樂融融。 (照片提供/廖千輔)

「這時候,上帝真的派了一個天使來救我。」一位和平醫院的醫生剛好來協助巡視傷者狀況,廖媽媽的學生立刻上前請求他來看看廖千輔的狀況。「這一定要馬上開刀,不馬上開的話手跟腳都保不住。」他隨即被送往和平醫院手術。

手術順利完成,卻面臨沒有病房的窘境。「當時全台北都沒有燒燙傷病房,幸好我媽媽是讀護理系的,就打電話問她的大學同學。」終於得知位於台中的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的燒燙傷病房還剩兩床。

充滿愛心的廖媽媽看到隔壁病床燒傷70%女孩的家屬缺乏資源、找不到病床,就熱心帶他們一起轉院。

想不到,當兩家人至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時,已先有一名燒燙傷90%的塵爆傷患住進病房,剩下的一床,醫院就優先安排給廖媽媽帶來70%燒傷的女孩。「我媽媽當時就覺得,她是想幫助別人的,怎麼好像害到自己的兒子?」但正如廖媽媽曾經說過的,「上帝總有最好的安排」。

無止盡的痛、訴不完的苦

絕望中,醫院突然決定開放肝移植病房,「我真的覺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誰也想不到,肝移植病房的照料和隔離措施,遠比燒燙傷病房更加全備且嚴密。

身處多人間的傷患,有可能因眾多家屬進出病房而遭感染,但廖千輔被安置的肝移植病房,除了單人獨立空間,更有專屬醫護人員24小時監控看護,讓他得到更妥善的照顧。

順利進入病房的他,在持續昏迷的情況中,進行數次清創手術;當時的他並不知道,這才是痛苦的開始……

「我剛開始醒來的時候,四肢都像是被綁住一樣。」當時的他完全無法進食,「我一開始先用鼻胃管,後來吸收不好,又開鼻腸管。」他昏昏沉沉、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昏睡時又陷於惡夢中,「我一直夢到我在房子裡,接著房子就燒起來,跑到下一間房,又燒起來。」

最令廖千輔痛苦的,就是每天換藥的過程。當時完全失去皮膚的他,只有攙和著藥膏的紗布和繃帶當他暫時的皮膚,「每天我都被扒一次皮,每天都像待宰羔羊。」

住院期間,父母特別南下台中、借宿朋友家,以方便隨時照料廖千輔。

住院期間,父母特別南下台中、借宿朋友家,以方便隨時照料廖千輔。 (照片提供/廖千輔)

「其實,更令我精神崩潰的是『水療』。」為了洗淨塵爆中沾染髒污的肉,醫護人員每天都要將纏裹他全身的繃帶解開,並用一格一格的紗布「洗刷」他的傷口,再用水沖拭。

數據顯示,婦女生產平均疼痛指數為7級;而燒燙傷做水療的疼痛指數則為10級。對廖千輔來說,每天的水療都是痛苦至極的酷刑。

「水療的時候,我覺得像被上萬隻螞蟻咬、像被潑硫酸一樣。」當時,打再多的嗎啡都無法減輕疼痛,因為咬牙忍痛,他甚至咬斷臼齒。「那種痛真的是從腳底痛到脊椎、再痛到頭頂的感覺,比塵爆被火燒更痛!真的會讓人崩潰。」

連續7天受到肉體與精神折磨的他,極度崩潰,甚至在病床上大呼小叫、大罵醫生和護理師。「那時候,我感覺沒辦法控制自己,每天都出現人生跑馬燈。」醫生甚至建議父母找乩童「收驚」。身為基督徒的廖媽媽,找來教會牧師為他禱告。

植皮手術後,他在復健過程經歷更嚴重的折磨。

由於要將新植上的皮膚延展開,他每天都必須在復健師的「協助」下,一次次將雙手舉直,「說是協助,其實復健師就是用力把我的手拉直,每拉直一次,我身體的皮膚就會裂開、噴血。」

「感謝主,至少給了我樂觀的個性。」當時的他鼓勵自己,這些痛都是早日換回健康。「我多痛一天,就少痛一天。」

治療的折磨沒有因此停止……

廖千輔與外婆合照。

廖千輔與外婆合照。 (照片提供/廖千輔)

「我以為後面應該就不會有更痛的了吧?結果來了一個更痛的:拔釘。」當初釘滿全身、用來固定皮膚的釘子,就在沒有麻醉、只打嗎啡的過程,由醫生一個個拔出。

「光我一隻腳,就有兩百個釘子,每拔出一個,血就流出來。」這些種種治療過程帶給廖千輔的艱難與折磨,遠不是一個「痛」字能形容的。

復健的路仍漫長。對於新植皮的燒燙傷病患來說,「握拳」這個簡單的動作,就是永無止境的噩夢。「每一次握拳都讓我痛到不行。」廖千輔回憶,他每天靠著意志彎曲手指,好不容易稍有進步,一覺醒來卻又回到原點。

這些不只是肉體上的痛苦,更是精神上的折磨。

「我也會覺得是不是放棄算了,但是我覺得當人只想到自己的時候,就會做出很不好的決定。」當想到為了他搬下台中、每天陪伴左右的父母、惦記著他的外婆及學生們,甚至這麼多和他非親非故的醫護人員,都一起為他堅持時,「我就這樣放棄,怎麼對的起他們?」

所以,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哥林多後書4:16

從自身痛苦,感受到基督難以言喻、犧牲的愛

痛苦是比較出來的。當廖千輔在一次特會中,聽到講員傳講著過去熟悉的耶穌受難的故事、看著電影《受難記》中,一幕幕耶穌被鞭打、尖銳的釘子穿過手時,他哭倒在地。「我完全能感受到耶穌有多痛,我還有嗎啡可以打,耶穌連嗎啡都沒有!」

曾體會椎心刺骨般疼痛的廖千輔,當下深深感受到十架上耶穌對我們深切的愛。「雖然(我受苦)不是說我應得的,但再怎麼樣也是我自己決定要去的,所以我該負責任,但耶穌呢?祂做了甚麼?」祂唯一做的,就是祂愛了我們。

他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他被藐視,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樣;我們也不尊重他。他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我們卻以為他受責罰,被神擊打苦待了。哪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詩篇53:3-5

「如果沒有經歷過這些,就不會有現在的我。」浴火重生的他堅定表示,從塵爆帶來的苦難中,他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學習放下驕傲、也清楚認定「祂就是神!」因此更願意努力傳福音。

認真工作的廖千輔,年紀輕輕就在公司擔任督導。

認真工作的廖千輔,年紀輕輕就在公司擔任督導。 (照片提供/廖千輔)

他也分享,過去自己常喜歡「下結論」,不論是對一個人或一件事,都很容易慣性做出判斷。「我們要學習晚一點做結論。」

學習「不妄下定論」讓廖千輔能用更寬廣的心,包容、接納更多與自己想法不同的人、事和物,更讓他學習謙卑,並單單在意神的眼光。「別人怎麼想、怎麼做,都不是我們能控制的。」

走過死蔭幽谷,他視過去的痛苦為生命養分,更將火吻後留下的滿身傷疤當成恩典的記號,期待透過他的生命故事鼓舞更多遭遇苦難、努力奮鬥的人們,並認識這世界上有一位深愛你我的上帝,祂是我們最好的倚靠和幫助。

▌HOT!!! 本周超熱門 ▌

布吉納法索與台斷交 長期投入布國事工,連加恩:愛不因此停止!

恩典傾倒的故事 原僅百人的路跑3周後卻變5千人

林俊傑受洗故事登周刊封面 21年前的異象成為他前進動力

從演藝界張信哲、瑞瑪席丹,到忠心主僕葛兆昕、王翠如 他們都來自「這間學校」!

專訪》蔣方智怡走出單親 以基督的愛面對親子關係

▍今日7年 千萬點閱 ▍

1.為臉書粉絲團按個讚,天天掌握世界動脈:(點我加入1)

2.立即加入LINE@,最新最夯消息直送手中:(點我加入2)

3.感動奉獻,支持媒體宣教走下去:(點我奉獻3)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