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MORE
「我什麼偶像都拜,什麼陣,什麼風水,什麼礦石水晶,什麼牌,什麼符咒、什麼法力...

「非常感謝大家,我跟國輔結婚的時候,我們有一首歌,叫做〈月滿西樓〉,他非常喜...

「雖然只有1%的機會才能晉級,但是,這代表我們還有1%的希望,我們絕對不會放...

令人激動的一晚,6月23日深夜第29屆金曲獎落幕,此次多位基督徒藝人入圍。隨...

本(6)月初,《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Jurassic World: Fa...

娛樂
新聞
點擊率003366
  • 字體放大
  • 字體縮小
  • 字級:
    為信仰堅守產業的電影 入圍本屆金馬《太陽的孩子》喚起人與土地情感
  • 2015/10/05  記者 / 杜胤廣 花蓮縣報導

    首次登上大螢幕的基督徒演員阿洛‧卡力亭‧巴奇辣,在電影《太陽的孩子》中獨挑大梁,飾演原本在城市中打拚的阿美族人Panay,在一次回家鄉照料父親的過程中,看見土地開發的亂象,而決定留在家鄉保衛家園。      (照片來源/太陽的孩子官方臉書)

    你有多久沒回家了?某一天當你回家後發現,從小長大的土地都開發成高樓飯店,你作何感想?我們也可以思考,當神賜給我們的家園產業,在「地方發展」與「利益」考量間被犧牲掉時,我們會停下腳步,爭取土地的價值嗎?

    也許我們更應該思考的是,神所賜給我們的地土,不只有著復育「土地風貌」的價值,還有「人心」的牽絆。

    真實故事改編 一段回家爭取土地公義的旅程

    由導演鄭有傑和勒嘎‧舒米共同執導的電影《太陽的孩子》,改編自紀錄片《海稻米的願望》,描述阿美族人Panay(稻穀),為了給父親與孩子更好的生活,獨自在城市打拚。回到家鄉照料病倒的父親時,發現原是海天一色故鄉花蓮,現今村莊裡卻湧入大量遊覽車潮,而從小陪伴她與族人長大的梯田,也即將BOT給財團,作為觀光飯店。

    於是Panay毅然決然回到家鄉,重新學習農耕技術與相關知識;並針對土地不公義的開墾,與村民展開一連串的行動,只希望為下一代族人留住美麗家園。

    偏鄉家庭聚少離多 BOT卻成為一種手段

    《太陽的孩子》片中,Panay的兩名孩子有次遇見BOT建商,勘查村子土地的情形,於是問說:「叔叔,你要買這塊地?」建商叔叔試圖讓孩子認同土地開發,便說:「如果眼前這塊土地,蓋一間很大、很漂亮的飯店,讓媽媽在裡面工作,你就可以跟媽媽每天生活在一起,這樣好不好?」

    這番話突顯出現代人對地方發展能增加就業、提高生活品質的思想,不斷與原住民認同的土地價值產生碰撞。

    而劇中飾演阿公的許金財,正與癌症對抗。在某天照顧阿公的夜晚,孩子告訴Panay:「我跟流星許願,希望阿公的病不要好。」Panay反問:「你怎麼會許這種願望?」孩子回答:「這樣子妳才可以留久一點嘛!」再次突顯出偏鄉家庭的親子疏離問題。

    當Panay看見財團不斷開發花蓮土地、以及大批觀光客湧入,本以為這些可為地方帶來發展,換來的卻是土地、人文風情的「凋零」,她決定留在家鄉學習農耕技術。過程中發現,「為什麼蓋飯店、纜車的預算那麼多?他們想修個水圳,卻沒有一點預算?」面對公義的行為,Panay決定與村民開始發動抗爭。

    建商邀請Panay的兩個孩子看見土地開發後,蓋了飯店,母親就能前來工作。      (照片來源/影片擷取)

    信仰堅持 堅守每一吋神所賜的產業 深切恢復土地生命

    劇中令人動容的一幕,是阿公一邊抗爭、一邊治療癌症的痛苦過程中,站在鏡子前抓起手中的頭髮時,心裡禱告說:

    「我們在天上的父,請讓我在有生之年能夠看見土地恢復生命。」

    這讓人看見阿美族人在信仰上,堅守每一吋上帝所賜產業的堅持,感動人心。

    「我長期住在家鄉,看完這部電影其實很心痛。」許金財曾在今年的台北電影節頒獎典禮上表示,因為年輕人要發展、要文明,都跑到都市工作;當花蓮變得人口稀少,又希望年輕人回家鄉發展,許多時候,政府不得不發展出更多生財機會。但年輕人卻忘記了祖先留下的土地價值,甚至被環境驅使,賣掉了土地。

    罹患癌症的阿公教導Panay的兒子,遇到困境不要放棄的價值觀。      (照片來源/太陽的孩子官方臉書)

    如聖經列王記中的一段故事

    電影《太陽的孩子》宛如舊約聖經列王紀上、第21章所記載「拿伯葡萄園」的故事。其經文描述,身為以色列王、又相當富有的亞哈,在財富無法使他滿足下,覬覦拿伯的葡萄園,於是他告訴拿伯,希望能以另一個葡萄園來交換,但拿伯拒絕,並說:「我敬畏耶和華,萬不敢將我先人留下的產業給你。」結果亞哈就悶悶不樂的回到宮中。

    王后耶洗別聽到拿伯拒絕亞哈的要求後,還奚落亞哈,並製造「偽證」殺了拿伯,將葡萄園「占為己有」。但神是公義的,在日後派了先知以利亞傳話給亞哈,對他說:「狗在何處舔拿伯的血,也必在何處舔你的血。」

    亞哈聽到先知的傳話後,害怕得認錯,還禁食禱告。神看見亞哈真心悔改後,對他說:「亞哈在世的時候,可以不降禍,只降禍給亞哈的兒子。」

    由這段聖經歷史可知,破壞公義的人需要付上極大的代價;而神同時是監察人心,又施憐憫的上帝。

    電影中,村民自行修理水圳。      (照片來源/太陽的孩子官方臉書)

    入圍本屆金馬3項大獎 觀眾票選為「最佳影片」

    《太陽的孩子》劇情最後,政府派出警察來驅離民眾,但仍不敵怪手轟然前進、挖地,黑幕落下。這樣的結尾,彷彿正在訴說,「只要人們對土地的價值觀不變,土地開發就沒有結束的一天。」讓人再次思索家園產業,為人們創造出的美好回憶。平凡小人物對抗大環境的努力過程,也許就是今年「台北電影節」頒獎典禮上,觀眾票選《太陽的孩子》為「最佳影片」的關鍵元素。

    日前本屆金馬獎入圍名單揭曉,《太陽的孩子》不只入圍最佳改編劇本,飾演Panay的基督徒女演員阿洛‧卡力亭‧巴奇辣,也入圍最佳新進演員,電影歌曲同時入圍最佳電影歌曲。

    作曲人舒米恩過去常參與表達部落訴求的活動,去年發行新專輯的他,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現在開著車子到台東,都還能看見免費的山海風景,但到了墾丁,沿路卻已被海邊的房子擋住,這種土地價值能帶來金錢,卻買不到當地人保留的「人文價值」,呼籲人們都應該珍惜。

    片中,村民在最後靜坐抗議的過程中,告訴同樣身為阿美族人的警察:「你的部落在哪裡?」      (照片來源/影片擷取)

    【相關閱讀】
    《太陽的孩子》女主角入圍金馬最佳新人 阿洛為土地、族人感謝神

    【看更多好心聞,歡迎加入今日報Line生活圈】

    • ID:@IOB5227J
    • 手機直接點入加入:(點我)
    • 行動條碼:

          Line@行動條碼掃描。

  • 分享到Facebook
  • 分享到LINE
  • 分享到Twitter
  • 分享到微博
  • 分享到微信
  • 心情分享
  • 100%
  • 0%
  • 0%
  • 0%
  • 0%
  •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