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MORE
近幾年同性議題屢屢成為台灣社會大眾討論的議題,去(2017)年大法官就「同性...

「雖然只有1%的機會才能晉級,但是,這代表我們還有1%的希望,我們絕對不會放...

「婚姻不只牽涉到社會道德與人倫,也牽涉到下一代,以及法制面的穩定性,甚至是醫...

近幾年同性議題成為台灣社會大眾討論的議題,今(2018)年底九合一大選將近,...

從黑道到主門徒的洪漢義弟兄,昨(16)日因癌症病逝九龍城法國醫院,安息主懷享...

時事
新聞
點擊率007198
  • 字體放大
  • 字體縮小
  • 字級:
    一名律師回應同婚釋憲:司法權好像超越了原應由立法權該做的事
  • 2017/03/29  記者 / 林胤斈採訪、莊堯亭撰稿 台北市報導
    台南碩恩法律事務所律師裘佩恩。

    台南碩恩法律事務所律師裘佩恩。 (攝影/記者鍾正明)

    上禮拜五(24日),台灣歷史上首次同婚釋憲落幕。台南碩恩法律事務所律師裘佩恩,從專業的觀察提出值得注意的重點,也談到釋憲後的可能發展。

    他分析,社會能將過去被視作「禁忌」的議題,搬到憲法法庭上公開辯論,代表台灣民主社會已發展到一個相當成熟的狀態。然較遺憾的是,當天的言詞辯論,「挺同婚」的聲請人、鑑定人有較多的機會陳述,並無真正「正反方」辯論的機會,也因專注於法學論述,缺少來自醫學、心理學、教育界等實證說法,無法釐清更多爭議。

    裘佩恩期待,若能像蔡英文總統曾提出,讓副總統陳建仁安排兩方對談,勢必能更全面討論修法和立法的影響。「有時候問題不一定有百分之百正確的答案,但至少要有理性的溝通和互相了解,這才是最重要的。」

    裘佩恩表示,無論同性婚姻有沒有通過,家長最關心的都還是對「教育」的影響。(攝影、剪輯/記者鍾正明)

    用釋憲「解套」同婚立法難題 律師:司法權好像超前了立法權該做的事

    對有輿論指出、釋憲可能只是某種「政治操作」。對此,裘佩恩表示政黨交替選出的大法官,幾乎都對同婚抱持支持立場,又同婚法案交付二讀不久就召開憲法法庭,一個多月後就要做出解釋,難免讓人認為,此次的釋憲有其政治目的。

    用召開釋憲會議的方式「解套」同婚立法難題,到底恰不恰當?

    裘佩恩解釋,司法「違憲審查」是針對現有立法判定是否違憲。然而,這次是藉由判定民法是否違憲、再延伸「若不立同婚或伴侶法」,是否就違反自由權和平等權。「司法權好像超越了原應由立法權該做的事。」

    透過「判定民法違憲」的方式解套同婚的難題,有程序上的爭議。應是先立法(同婚或伴侶法),若有疑慮才交付違憲審查;而不是違憲審查以後,判定違憲或是不違憲再指示要立他法。

    立法反映民意,司法則是站在較被動的角色。何況大法官並非人民直選,難免被質疑有政治考量。「人民的聲音還是要透過立法委員,從立法程序上表達出來。」「現在的情況是,立法那邊碰到爭議,將此燙手山芋丟給司法院。」司法違憲審查權在此刻介入,恐有很大的爭議。

    婚姻定義無共識 國家立法應「穩定中求進步」 

    另一個爭議點,就是「婚姻權」與「家庭權」到底可不可以分開討論?

    站在「挺同婚」角度,婚姻權被視作基本人權,可以與家庭權分開,法律若不保障就是違憲;反對方則認為,婚姻內涵應包括家庭。既包括家庭,當然就要考慮生育問題。「『潛在生育的可能性』應屬於定義婚姻的核心要件,那麼婚姻制度就限於異性戀使用。」

    「贊成同婚方認為傳統婚姻已經落伍,新型態的婚姻應是考慮婚姻自由…」裘佩恩表示,時代會不會哪一天發展到那樣並不知道,但在婚姻定義未達成共識以前,至少沒有任何一個亞洲國家這麼做。

    對此議題,國外有「歐陸法系」與「英美法系」兩種思維模式。當歐陸法系解釋法條時,必須先訂出字詞的定義再進一步討論;後者則是以「個人權利」為討論中心,直接思考個人婚姻權的存在與否,而非專注在婚姻的定義。也因此,歐陸法系為成文法系,修法較不容易,具較高穩定性;英美法系則較與時俱進,可以因案例修改法律原則。

    台灣法律受歐陸法系影響較大,屬於較重視安定性、穩定性的立法,應該「穩定中求進步」。以國家法律現況,「安定一點比較好。」裘佩恩也相信,「大法官並不會完全被政治操控,不會輕易做出很受爭議的解釋。」

    「現行民法違憲的機率應該比較小。」然縱使未違憲,大法官還是可能要求立法者訂定法律保障同性戀者,無論是同性婚姻修法或讓立法者自行決定。

    裘佩恩提及歐洲人權法院不久前的判決。法院宣布國家應給予同性伴侶一定的法律保障,但到底要不要讓同性婚姻入法,各國可依民情自行酌定。台灣的法律與歐陸體系相近,有相當程度可能會有類似結論。

    恢復兩性平權、尊重不同的性傾向 才是沒有問題的教育方法

    無論釋憲結果如何,許多家長最擔心的,仍是同婚立法後對台灣教育的可能影響。「是不是會把同志教育更誇大或放進更多的爭議教材?」

    裘佩恩表示,先不論司法層級的討論,民間老百姓的普遍想法都是──我尊重同性戀者的權利,但我不希望我的小孩變成同性戀。

    到底什麼是合適的教育界線?應是讓孩子知道要尊重同性戀者的權利,卻不影響到孩子對這方面的傾向或是探索;不要讓孩子在思想還不成熟、不穩定的情況下,混淆孩子的觀念,而去探索「自己是不是同性戀」。

    他進一步表示,家長可以進到教育體系監督,最好能夠拿掉《性別平等教育法》的「多元性別」觀念。「應是恢復兩性平權、尊重不同的性傾向,才是沒有問題的教育方法。」

    他也提醒,基督徒不要因為這樣的議題、失去傳福音的機會。「不要把同性戀者當成一個特別要被定罪的族群,這是很不好的,反而應該如同對待每一位罪人一樣,我們每一人都有罪,都需要用愛,用包容彼此扶持走向赦罪的恩典。」教會若因此議題的爭議,失去對年輕一代傳福音的戰場,將會非常可惜。

    台南碩恩法律事務所律師裘佩恩。

    台南碩恩法律事務所律師裘佩恩。 (攝影/記者鍾正明)

    在瞬息萬變的社會中,我們希望將訊息更快速傳達給您,因此我們的伺服器必須更有效率,懇請您為今日報奉獻一份心力。(點此奉獻)

    在瞬息萬變的社會中,我們希望將訊息更快速傳達給您,因此我們的伺服器必須更有效率,懇請您為今日報奉獻一份心力。(點此奉獻)

    【HOT!!! 本週超熱門】

    同婚在菲律賓行不通! 杜特蒂堅定表態:上帝給你什麼性別,你就是接受 

    同婚釋憲近在眼前 來聽3位「後同」的生命故事》不要同婚、要恢復家庭的愛和接納! 

    同志運動領袖轉離同性傾向 今結婚、成為教會牧師 好萊塢一線明星翻拍成電影! 

    【張文亮專欄】親愛的,你的生命是何等珍貴 

    一次看懂同婚釋憲案言詞辯論庭「支持不違憲」的關鍵重點

  • 分享到Facebook
  • 分享到LINE
  • 分享到Twitter
  • 分享到微博
  • 分享到微信
  • 心情分享
  • 100%
  • 0%
  • 0%
  • 0%
  • 0%
  •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