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珍珠港投下第一枚炸彈…從空襲指揮官到主門徒 戰後奉獻生命見證主

2016/01/13 10:40 編譯 / 莊堯亭 亞洲報導 34541

接下空襲珍珠港的任務時,淵田美津雄(Futida Mitsuo)還不到40歲。過往曾是高傲的軍人,卻在戰敗後的落魄光景中接觸信仰,之後將一生獻給上帝。其見證至今仍不斷感動許多人。

接下空襲珍珠港的任務時,淵田美津雄(Futida Mitsuo)還不到40歲。過往曾是高傲的軍人,卻在戰敗後的落魄光景中接觸信仰,之後將一生獻給上帝。其見證至今仍不斷感動許多人。 (照片來源/itsdaybyday)

「淵田美津雄」,這個名字對二戰時的日本來說,應該並不陌生。

震驚全世界珍珠港事件,至年已邁入第75年。

當時身為空軍指揮官的淵田美津雄,身負轟炸珍珠港的重任,率領空軍在夏威夷島上方盤旋,等著確認美軍毫無防備,便發出著名的「TORA!TORA!TORA!」-「突襲成功」暗號,朝珍珠港投下第一枚炸彈。在這之後,淵田在日本受到英雄般的歡迎,不但升官、還被天皇召見。只是時局變化之快,隔沒幾年,日本宣告戰敗,淵田則像犯人一樣被流放…

但無人能想像的到,如此一位血氣方剛、具強烈愛國主義的軍人,竟會在老家鄉間,因為一位美軍俘虜而認識上帝。珍珠港事件7年後,淵田開始讀聖經、並於幾年後受洗,將自己的生命獻給上帝…

他的生平被出版成書-《從珍珠港指揮官到主門徒》。淵田也在晚年撐著虛弱的身體,與《突襲珍珠港 》電影的導演一同演講,見證自己是如何從一名「罪人」,變成一個「新造之人」!

你們從前遠離神的人,如今卻在基督耶穌裡,靠著祂的血,已經得親近了。-《聖經》以弗所書2:13

1941年12月7日,百架日本飛機連番轟炸珍珠港,造成逾2,500名美國人喪命。

1941年12月7日,百架日本飛機連番轟炸珍珠港,造成逾2,500名美國人喪命。 (照片來源/afflictor)

1941年,二戰軸心國成員-當時的「大日本帝國」,因美方切斷石油供給來源,又為率先奪得豐饒殖民地,日軍決定給美方致命一擊。同年12月7日,日本海軍總指揮官山本五十六,派出6艘航空母艦及超過4百架的飛機,突襲美國在太平洋的前線基地-珍珠港。2小時內,百架日本飛機和百磅炸藥輪番轟炸珍珠港,美軍損失慘重,共2,402人殉職。

6小時後,珍珠港遭突襲的消息傳回華盛頓總部,羅斯福總統(Franklin Roosevelt)直指這是「恥辱的一天」,並定為「國恥日」。公眾輿論憤怒的抨擊日本,並聯合工業強國起來參戰,導致軸心國快速滅亡。

珍珠港事件不但強烈影響二戰的結果,也成了許多美國老兵和眷屬永遠的痛。此外,美軍也在之後對日本展開多起規模龐大的空襲,包含1945年的東京大轟炸。許多平民百姓因此無家可歸、返鄉的戰敗軍人找不到容身之處…

大日本帝國無條件投降 生命黑暗時刻遇見主

身為空襲指揮官的淵田,曾經只要一聲令下,就有能力毀掉整座機場(註:淵田在第一波轟炸中炸毀了惠勒機場,Wheeler Airport)。然而時局變化之快,珍珠港襲擊事件後不到3年,大日本帝國宣布無條件投降。淵田夢想的光榮軍旅生涯,嘎然而止…

回到大阪老家,淵田過往的意氣風發消失得無影無蹤。他過著充滿挫折的生活,為家人溫飽日復一日的下田工作。想當初,自己曾是年不到40歲的榮譽空軍,不但被升為「資深作戰指揮官」,還被當時的昭和天皇接見,親自聽其戰後匯報。越來越不快樂的他,當時每天擔心自己會以「戰爭罪」被起訴。

不久後的某日,淵田在東京澀谷火車站拿到一本名叫《我曾是日本囚犯(I Was a Prisoner of Japan)》的小書,作者是美國飛官傑克‧迪尚茲(Jake DeShazer)。當淵田對珍珠港投下第一枚炸彈時,這名飛官在加州的空軍基地怒吼著誓言要日本負上代價。之後傑克參與多次轟炸日本的行動,也因此作了數十個月的日本戰俘。

帶著「驚嘆」讀完這本書的淵田,當讀到傑克在日本監獄遭殘酷折磨,卻在奇妙機會下認識上帝,當聖經送到監獄時,傑克等所有犯人看完後,才有機會輪到他。之後聖靈的大能改變傑克,他開始「關心」並「愛」那些施虐的人。其被釋放後,傑克成為傳道人,將過往經歷寫成書,並送到了淵田手上。

淵田與傑克,來自相互對立的國家,卻同樣在生命低谷認識上帝。

淵田與傑克,來自相互對立的國家,卻同樣在生命低谷認識上帝。 (照片來源/pblosser)

在耶穌的禱告中經歷赦免 成為新造的人

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聖經》路加福音23:34

接下來的幾周,淵田拼命讀聖經,他想知道到底是「什麼力量」改變傑克的生命,這個力量是不是也能改變他自己?當淵田讀到耶穌在路加福音中的禱告:「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他的心深深被觸動。「我不就正是那些人嗎?」過去的他在戰爭中造成許多人死傷,為無數家庭帶來心碎,這些在戰後仍不斷折磨淵田的心。

從那刻起,淵田在「十架的犧牲」中,找回生命意義,明白耶穌的死擔當人的罪孽,「我乞求上帝原諒我犯的錯,並且讓我變得更好,讓我成為有生活目標的基督徒。」此後,淵田不再充滿怨恨、恐懼和自我定罪。許多人勸告他不要被信仰「洗腦」,但他知道自己做了正確決定。

「把傑克從痛苦和怨恨中救出來的神,如今也救了我。」

年老時,淵田與傑克碰面,留下這張珍貴照片。

年老時,淵田與傑克碰面,留下這張珍貴照片。 (照片來源/pblosser)

在珍珠港投下炸彈後的9年,淵田在日本的一間教會受洗。其在自傳中形容,「這成了我生命中另一個紀念性的日子。」接下來的26年,淵田出版了自傳《從珍珠港指揮官到主門徒》( From Pearl Harbor To Calvary),坦承過去的驕傲與錯誤;還與《突襲珍珠港 》(Tora!Tora!Tora!)電影的導演一同演講,見證神是如何拯救自己,從一個雙手染血的戰場軍人,成為一個蒙恩得救的新造之人。

我願付出一切挽回過去的行為,但我知道那不可能。走過怨恨的路,我才知道人性的黑暗面無法讓我們變得更好,只有耶穌基督可以,只有祂強大到能改變我們的生命,把我們從死中救出來。-二戰日軍空襲指揮官淵田美津雄(Futida Mitsuo,1902-1976)

新聞關鍵字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