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舉人權訴求已成同運爭立法權手段」 法官牧師回應段宜康提同婚專法:台灣不見得適用

2016/06/22 10:55 記者 / 杜胤廣 台北市報導 14516

立委段宜康20日在臉書粉絲團貼出其當日在立法院的書面質詢內容,針對同性婚姻另立專法提出質疑,認為設立專法是一種「種族隔離」政策,「同性伴侶法是歧視,更是另一種不平等的對待。」最後,他提醒同性婚姻的保障,行政院應提出具體的政策與檢討。

對此,前高等法院法官陳國文牧師則回應,台灣不見得適用,因此勿將婚姻價值與立法問題停留在「人權訴求」上,更遑論隨著歐美國家原有的人文風情,更動台灣的民法制度。

立委段宜康20日在個人臉書中,針對同性婚姻另立專法提出質疑。

立委段宜康20日在個人臉書中,針對同性婚姻另立專法提出質疑。 (照片來源/段宜康臉書)

520新內閣上任後,法務部長邱太三上月曾接受立委尤美女質詢時,表態支持多元、平等的婚姻,但修改民法親屬篇較複雜,應另外制定「同性伴侶法」,且將會委託清華大學進行立法研究與評估社會衝擊等問題。

段宜康以憲法第七條、二十二條提到,婚姻是一種「選擇的自由」,可以選擇結婚或不結婚,且近年來同性戀已不被視為一種精神病,而是一種「天生取向」,應平等對待,有選擇婚姻的自由。

他舉出,近年來歐美國家修法通過同性婚姻法案中,去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通過了同性婚姻法案,並認為婚姻制度有延續也有演變,甚至正經歷「自由的新向度」。因此婚姻作為社會秩序的基石,此一原則不僅適用異性婚姻,也適用同性婚姻;2013年法國通過的同性婚姻法案中也提到,當前的法律制度已不再具宗教色彩,而是一個「民法制度」,且契約自由是一項以民法制度為基本的原則,國家不應過度介入,更要去維護保障契約自由。

段宜康強調,「同性伴侶法」即因其性取向,而採取「隔離」,除了是一種不對等的對待外,更排除同性戀者忠於婚姻制度的承諾,如同南非過去的種族政策一樣,因種族而有兩套不同的制度。因此,他認為,「伴侶法」應作為婚姻制度的另一種選項,而非同性戀者唯一的選項。

高舉人權訴求已經成為一種爭奪立法權的手段。」前高院法官陳國文牧師指出,法律是人與人爭奪立法權後制定的結果,且同婚議題發展至今已成為教會與同性戀團體互相角力的戰場,各自都秉著自己的論述與之對抗,甚至影響立法機關。

然而,陳國文點明,段宜康所言內容都僅停留在「人權訴求」,只能作為「立法參考」,如果每個團體都以保障人權自由為手段,忽略傳統價值;那忠於傳統價值的民眾,不一定要認同同性戀運動團體訴諸的法律價值,更遑論要更動我國的「民法制度」。

陳國文指出,端看許多歐洲國家制定法律的歷史可發現,在「基督教是國教時」,法律的制定大多有神職人員的參與,因此,其法律都有「信仰」痕跡,特別是中世紀教會地位高於政府,所以宗教信仰可以左右政府的法律,那時自然不容易有同性伴侶立法的問題。

到了啓蒙運動、文藝復興、高唱理性主義,以及科學至上的思潮,已經把宗教信仰逐出政治、法律之外,所以現今法律已是多數人的意志,宗教信仰不能干預法律。而台灣法律大多沿習已經是人本主義的歐洲,加上我國宗教信仰少有介入法律,宗教信仰在台灣的立法過程更不具影響力,同性婚的立法自難用宗教信仰去阻擋。

只是,法律仍然受制於社會文化,歐美的同性婚姻制度是否能套用在台灣,仍須取決於民情,不應一律以歐為師。依目前的立法形成,同性伴侶的立法,只要社會多數人認同,並且成為法律,就會取得合法的地位。

因此,陳國文認為,基督教信仰內,多數人認為同性性行為違背聖経的教導,因此反對同性婚姻,但這樣的宗教信仰價值不能直接作為同性婚姻不能立法的理由,必須經由向社會大眾訴求,取得多數人認同,才能使法案停止。

換句話說,就是基督教的信仰價值觀,必須成為公共信仰,才是唯一的途徑,因此基督徒必須努力傳福音。


▌HOT!!! 本周超熱門 ▌

睽違半世紀,榮耀重返克里夫蘭》騎士隊拿下NBA總冠軍 小皇帝詹姆斯信靠上帝:這是祂要我做的

有債務還要奉獻嗎?

上帝使用受傷至深又不起眼的孤兒 梁文音:每次苦難後都是意想不到的祝福

【劉曉亭專欄】恩賜與能力真的是二回事兒

正確讀聖經的方式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