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學者如何看美國總統選舉?對香港又有何啟示?

2016/12/16 18:36 記者 / 洪敬義 報導 2970

主講者: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助理教授陳成斌博士(中)、理工大學香港專上學院講師洪子雲博士(右)。

主講者: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助理教授陳成斌博士(中)、理工大學香港專上學院講師洪子雲博士(右)。 (攝影/記者洪敬義)

受全球高度矚目的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已塵埃落定,選後備受討論的是,Donald Trump(港譯:特朗普,台譯:川普)何以在主流傳媒一面倒支持、與民調一直低於Hillary Clinton(港譯:希拉莉,台譯:希拉蕊)的處境下,竟能獲勝?此外,有人不解美國福音派信徒為何會支持Trump?因其言行好似不符合普世價值;也有論者指出,主流傳媒未能掌握民情,結果正反映民眾對「政治正確」的反撲。

何謂「政治正確」?特朗普當選反映了甚麼現象?對香港教會及信徒有何啟迪和反省?針對這些層面,香港一場講座邀請了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助理教授-陳成斌博士、及理工大學香港專上學院講師-洪子雲博士,和與會者分享其看法,共同探討當中題目。

熟悉美國政治的陳成斌博士,為與會者講解與分析今屆美國總統何以由特朗普當選。

熟悉美國政治的陳成斌博士,為與會者講解與分析今屆美國總統何以由特朗普當選。 (攝影/記者洪敬義)

有鑑於英國脫歐一事,陳成斌私下認為特朗普是有機會當選。其列出當時特朗普需經三關卡才可當選:

1)特朗普先要在民調中領先的州份勝出;2)其需在「搖擺州」,即是不確定哪一黨佔優的州份中全部勝出;3)其需要在部份希拉莉民調領先的州份中贏出。如在前兩者有較少州份勝出,特朗普便需在第三關中贏出較多州份。最後結果,特朗普是連過三關。

而特朗普在勝出州份中,與本來民調差距不大。問題出於全線州份的投票結果,與當初民調都有偏差。

其中,因希拉莉當時較為強勢、本而較少人提及的一點,自從二戰結束後,除了老布希曾就任總統10年外,不論共和與民主兩黨,都未曾執政超過8年時間。今屆總統選舉亦跟從歷史,兩任總統任期結束後進行換屆。

對於民調失準,陳指出,並非是留意於全國民調,而是要看每個州份的民調才能作準。對於可提早投票如北卡羅來納州,大多估計均是傾向希拉莉,但最後結果都是輸給特朗普。

陳特意準備關於「半搖擺州」──威斯康辛州的資料,他說一般選舉而言,兩黨都各有勝場,但選總統方面,威州跟密西根州一向傾向支持民主黨候選人,但結果就如陳所說的第三關,令希拉莉由贏變輸。

再拿威州在今屆的選票跟上屆比較:特朗普只少了上屆羅姆尼4000票;但上屆奧巴馬有160多萬票,而希拉莉在今屆卻只取了138萬票。這說明錯誤計算了民主黨對希拉莉支持,其中吸納不了奧巴馬本來的票,另外民主黨在全部州份的選票也全線下跌。

還有在網路上社交媒體,對於兩位候選人正反評論的統計,特朗普在40州的正評多於希拉莉的10州。

謙稱不諳美國政治的洪子雲博士,對於美國總統選情有其一套見解。

謙稱不諳美國政治的洪子雲博士,對於美國總統選情有其一套見解。 (攝影/記者洪敬義)

洪子雲博士接著發言,先指選舉人票不同於個人票。後者投向民主黨候選人多,不等於代表選舉人票的取向,亦不等於民主黨在該州份勝出;而前者的制度跟定義,若有6成選票投向共和黨候選人,4成投向民主黨,根據制度,全數選舉人票會投向共和黨。因選舉人票的出現,目的出於平衡人與團,一個州的選舉人票全數只投向一個政黨的總統候選人,為求州份有一致性與團結,從而集中力量為所屬州份爭取最大權益。

Obama當初選總統的口號是CHANGE,但結果在他任內可改變的算少。而特朗普的當選代表國內民眾心聲,對於國家發展無答案、無出路。但洪預計他上台後,同樣只能帶來小改變。而洪分析今屆選民投特朗普的原因,只因為不喜歡希拉莉,所以用選票踢走不合適者。

洪話題一轉,指傳媒一直針對特朗普,對於他的負面新聞始終放大報導。但對於希拉莉的負面新聞,例如電郵風波則低調處理。洪認為傳媒本來該持平,但現今新聞娛樂化,不利民主,也強化偏見。

陳、洪二人先後指出美國傳媒對於政治有何取態。

陳、洪二人先後指出美國傳媒對於政治有何取態。 (攝影/記者洪敬義)

何以美國傳媒的立場有一面倒現象?

陳博士對於美國政治生態的觀察,認為傳媒媒體中,電台傾向支持共和黨,但大多報章、電視台則支持民主黨,不過其中FOX(霍士)電視台則較傾向支持共和黨,只是今屆總統選舉中,霍士電視台卻跟上主流民調支持希拉莉。

共和黨內部分為幾種板塊:傾向小政府的TEA PARTY、福音派、支持商家的人、外交偏向強硬的人。但以上,特朗普都不屬意於任何一方,卻將共和黨那幾個板塊一同極端化。

而共和黨人亦會渲染謊言,例如將Obama形容為回教徒,而特朗普再將黨內的極端言論再推進一步。這亦間接被邊緣化,同是共和黨黨員兼眾議院院長PAUL RYAN不支持特朗普,繼而明言會在特朗普上台前守住眾議院控制權。

反觀希拉莉所得選票比上屆大跌,原因仍在研究中。例如民主黨大意,以為仍可取回上屆Obama選票,尤其是黑人的選票。而且花資源在搖擺州,卻守不住以為穩勝的基本盤(希拉莉民調高的州份)。

洪博士則補充,選前一周,FBI打算重新調查希拉莉電郵事件,對其選情是一大打擊,造成不投特朗普的選民決定不投票。

關於政治正確,洪認為支持特朗普,會引來周遭人的壓力。出於政治正確,會口說投票希拉莉,但實際上暗中支持特朗普。

是次講座,雖然參加者不多,但在答問環節卻非常踴躍發問或表達意見。

是次講座,雖然參加者不多,但在答問環節卻非常踴躍發問或表達意見。 (攝影/記者洪敬義)

Q & A

陳成斌(下稱「陳」)、洪子雲(下稱「洪」)

問:特朗普不奉行政治正確,香港該如何學習特朗普而避免陷阱?

洪:傳媒受到左翼影響,特朗普勝出,只因懂得利用互聯網的優勢。

過去金主或老闆營辦傳媒,並非以賺錢為先,而是看重能夠發揮出自身的影響力。但現今影響力下降,是因為互聯網的出現,而不用看記者篩選過的新聞。

問:為何修改選舉,需要修改憲法,而且還要經過重重關卡,例如經過國家三分二州分這一關通過?

陳:修改有關制度,需大多數人的共識。選舉人團代表一個個別州份,而非個人,更代表了第三議會。有消息指從州層面修改,來跟全國結果。條件是經40個州份簽署通過,目前有10州已簽署。

關於選舉人團的問題,美國正在走兩條路:舊路仍是勝出者可全取該州的選舉人票,二來是修改當中法例。

州份的英語名稱為STATE,而國家主權是歸於州份,但當中放棄了部份權力到聯邦政府,從而衍生出聯邦憲法。剩餘的權力就會回到州份。例如車牌在美國沒有一個統一性,可以各州有一個車牌;時區亦由州份作決定。同樣,同性婚姻權利亦由州份決定。

問:特朗普是否因為反對同婚,所以福音派見其態度有變、轉而支持?

洪:這說明了政治與教會之間的關係。但教會一旦與政治太親近便會很危險。例如美國的基督教日報便做得中肯,希拉莉與特朗普的支持者,均有顧及與訪問。

陳:美國的福音派一直跟共和黨親近,例如2002年的總統選舉可見一斑。而多年後今日,屬於福音派的人現今亦有見到這種情況。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