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銘國:以琳基督門徒教會 牧養中輟生的「糧倉」

2012/08/31 19:16 記者 / 吳佳玲 台北市報導 5464

當人們提到中輟生,很自然的會和黑幫、毒品、暴力、性等負面觀感連結在一起,並與之保持距離。但總要有人願意為他們付出與擺上,上帝才能在這群特殊的孩子身上,動那其妙的善工…

邱銘國傳道。

邱銘國傳道。 (照片提供/以琳少年學園)

邱銘國的輔導中輟生之路,要從1999年說起,原本從事建築的他,那年進入台北榮耀堂朱台深牧師開辦的社區少年學園(為現今的「乘風少年學園」),成為第一批同工,並且一待就是3年。

非社工或心理輔導專業,一開始就要服務如此陌生又充滿挑戰的中輟生族群,邱銘國真的只能用「慘淡經營,極度挫折」8個字來形容當時的心境。他從沒想過輔導這個族群的工作困難度如此高,「當時有個直覺,雖然和他們同文同種,說同樣的語言,但生活模式、思想邏輯和講話內容,可以說是『異文化』!」

「魔鬼變天使」成功個案 開啟以琳少年學園事工

2002年,邱銘國選擇回到自身母會以琳基督徒中心擔任教會傳道的全職事奉,並接到第一個由學校主任請託教會輔導與上課的朱姓男同學個案,於是邱銘國邀請5位社區志工媽媽與3位教會志工共9個人,陪伴朱同學上課與輔導諮商。

以琳少年學園在坪林開設的庇護農場。

以琳少年學園在坪林開設的庇護農場。 (照片提供/以琳少年學園)

沒想到一個半月後,原本令學校頭痛的問題學生出現奇蹟式的轉變,服裝儀容變整潔乾淨了,行為舉止也變好。再度返校上課時,師長們都驚訝於他的轉變,校長更稱他是「魔鬼變天使」。

之後,台北市教育局與該教會合作,成立「以琳少年學園」,專門提供中輟生體制內的「中介教育」,孩子可以在學園內上課或接受輔導,取得的學籍與獎懲成績再由學校進行追認,並頒發畢業證書。近幾年,更開展其他相關事工,如畢業生追蹤輔導、成立就業輔導組,並在坪林開設一個庇護農場,提供中輟生就業機會。

還中輟生的福音債 從抗拒到順服

2004年1月以琳少年學園正式成立,以服務弱勢族群為主,對象從中輟生到家長都有,不過這一直是邱銘國牧養教會行有餘力才做的事工。直到隔年7、8月晨更時,邱銘國清楚聽到神對自己說:「銘國,你欠中輟生的債。」當下他內心極為震撼,心生排斥,因為當初獻身當傳道,並沒有打算專職服事中輟生,因此根本沒把這呼召放在心上。

直到2006年3月,有位中輟生李姓女同學從中山區轉介過來,她外型亮眼、個性活潑,具領導才能,來到以琳少年學園一樣經歷極大的轉變;在學園的畢業典禮時上,媽媽還在台上做見證,感謝以琳幫忙找回一個新生的女兒。後來,卻從母親口中得知女孩意外車禍身亡的消息。

以琳少年學園的中輟生們在主愛中一一受洗歸回。

以琳少年學園的中輟生們在主愛中一一受洗歸回。 (照片提供/以琳少年學園)

事後竟發現,這孩子是以琳少年學園當屆唯一被遺漏的小羊,沒人帶她做過決志禱告。「那瞬間,覺得天堂與地獄變得非常的真實。」邱銘國說,這個孩子對基督信仰非常友善,畢典上還獨唱一首詩歌〈祢愛永不變〉,跟信仰是如此靠近,卻缺了最重要的「臨門一腳」。那句「銘國,你欠中輟生的債。」再次清晰浮現心中,邱銘國終是來到主面前認罪:「如果主要我做,我就做。」並將自己與學園的工作再次奉獻。

同年11月11日,以琳少年學園舉辦第一次受洗式,許多孩子開始有了一些超自然的經驗去經歷上帝。成立至今8年多,前後輔導超過130人,其中有 55個孩子受洗,邱銘國說,「這真是不太容易的工作,唯有神能成就!」

中輟生族群牧養大饑荒 「糧倉」異象創立教會

今年8月12日舉辦「以琳基督門徒教會」成立感恩禮拜。

今年8月12日舉辦「以琳基督門徒教會」成立感恩禮拜。 (攝影/記者吳佳玲)

去年9月,「糧倉」一詞不斷烙印在邱銘國傳道的心中,他不斷在禱告中尋求神的心意,後來讀到《聖經》創世記,上帝使用約瑟建立糧倉,豐年時有計畫的存糧,荒年開倉救濟。這令他想到青少年中輟生族群的輔導與牧養,正處於「大饑荒」時期,沒有人願意接觸他們,社會資源極少,大眾或排斥或害怕,因此上帝要他為此開展一個關於糧倉的工作。

禱告過後,為了能計畫性募款,讓更多人支持這項事工,又要把這群孩子聚集起來,開始有建立教會的想法,並於今年8月12日舉辦「以琳基督門徒教會」成立感恩禮拜。以琳基督門徒教會主堂除了作為主日崇拜使用外,平時可供以琳少年學園的孩子們作為唱歌、運動的多功能空間使用。

輔導中輟生 建立關係、用愛關懷勝過管教

輔導、關懷中輟生的這一路上,邱銘國磕磕碰碰、充滿挫折,從最初不知怎麼溝通、不了解他們的語言與思考,逐漸摸索出方法與道路。在一般人的認知中,老師「管教」學生是理所當然的事,然而對這些孩子來說,講得是「關係到哪裡」,而「管教」卻是非常破壞關係的舉動。

最初邱銘國理所當然要「管教」這些學生,就曾有一個學園的女孩子煽動班上同學集體反抗,甚至將打掃完的垃圾倒在他的辦公桌下。如次惡劣的行徑,同工傾向讓她走,但邱國銘想:「如果來到學園已經是孩子們的最後一步,卻又因為我的緣故讓這孩子離開,自己是不是間接讓這個孩子無法得到這個資源?」因此陷入讓她走或留的兩難局面。

之後某日,神學院老師在課堂上教導信心的功課說:「不管亞伯拉罕如何軟弱,神都與他同在。」邱銘國當場流下淚來,知道神對自己說話,不管情況如何,都有神「力挺到底」,所以絕不能讓那孩子離開。隔天,邱銘國偕同工去那女孩子家拜訪,親口對她道歉…就這樣,神在當中動了善工,邱銘國和那孩子之後感情變得非常好,連續兩年收到她寄出的賀年卡。

邱銘國坦言,雖然經過多年的了解與摸索,「建立關係」的輔導技巧也更加純熟,但輔導難度並沒有降低,「因為每個人的問題都很個別化」;而專門牧養中輟生的以琳基督門徒教會成立,更是毫無前例可循。一般教會盛行的細胞小組、長執模式等,都不適用於牧養這個特殊的族群,因為對這群孩子來說,要建立一個小組都很難,他們主日白天睡覺,聚會可能都要排到晚上;還有些孩子識字不多,更不喜歡「說教」或「講台式」的傳教模式,牧養方式需要多方嘗試,如何教導他們認識聖經、學習服事神及養成好習慣等,未來還有好長的一段路要走。

今日最新